「封鎖境外侵權網站」議題是一年前發生的舊聞

目前的著作權法修正草案(今日下午召開第二次公聽會),並不涉及「封鎖境外侵權網站」議題,請不要再以訛傳訛了,公民可以關心的國家政策很多,大家要把力氣花在對的地方。

本社群去年嘗試與智財局建立聯繫管道,現在看起來,第一個派上用場的地方,就是協助智財局澄清。週二接獲智慧財產局來電,希望我們協助澄清近日網路所流傳「智慧局『著作權法修正草案』研議『封鎖境外侵權網站』」之謠言。及至昨日,收到智財局正式來函說明,並附上如下之新聞稿連結。


關於「封鎖境外侵權網站」議題,這件事是2013年5月發生的,經由各界反對並進行種種網路串連行動後,智財局已經不再推動由行政權介入認定進而封鎖之修法構想,會不會再提出由司法機關認定的版本(類似美國 SOPA),目前不得而知,但至少現在沒有,與這次著作權法修正草案也完全無關。我們會保持關注,但不需杞人憂天。

溝通能夠化解誤會,不溝通只會增加更多誤會。希望政府繼續保持溝通管道的順暢,特別是涉及網路議題時,能時時與網路社群進行溝通。

20140423 著作權法草案公聽會發言稿

寫在前面:

本次修法並未觸及去年(2013)高度爭議之封鎖境外重大侵權網站芻議(下稱智財封網)。參與者眾多,目測約兩百多人,發言人次二十次上下,多半是權利人團體或教授(其中部分代表前者出席),較明顯支持利用人之發言,僅 NII 執行長吳國維(兩次發言)、中研院資訊科技創新研究中心林誠夏,一位法研所學生(不好意思沒有記名字)。

由於會前確認仍可提供書面資料,本來只想列席旁聽,但部分參與者竟提出本次修法並未包含之智財封網,表達強烈支持之意見,故臨時決定於現場發言,除摘要書面意見外,主要用意在提出,自始納入公眾參與之立法技術意見,由於當時並未詳盡記錄或錄音,以下是當日發言稿之潤飾整理版。

書面意見徵詢尚未截止,若關切著作權法發展,建議研讀修法說明,對此次修法表達意見。

相關網址:
著作權修法公聽會_草案簡報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條文對照表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好讀版
著作權法公聽會意見協作

20140423 著作權法草案公聽會會場狀況
20140423 著作權法草案公聽會會場狀況
====

剛剛與工作人員確認,書面意見可以事後提出,所以以下僅就要討論的條文做摘要說明。
首先,是關於第60條,此條規範了中央、地方機關等公開發表著作之合理使用,然而,但書的部分卻過於寬廣,看起來像是政府機關得因各種理由而禁止或限制利用,若如剛才簡報所言,本條後段僅為保留使用者付費之空間,那就應該明確限縮,以避免恣意擴張解釋,降低以各種技術障礙妨礙政府資料運用的可能性。
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第60條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第60條

再來是第64條,草案中納入嘲諷或詼諧仿作之合理使用值得讚許,但正如立法理由所言,此為利用人添加新表達元素之著作利用行為,貌似考量著作之轉換價值(transformative value),若是如此,則應不限於嘲諷或詼諧仿作,舉個例子,若是原作著作本身即為嘲諷或詼諧仿作,此時亦可添加新表達元素,使其成為正經、嚴肅之著作,然在此條規範下,即無合理使用之空間。
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第64條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第64條

此外,包含了俗稱「三振條款」的第八章(網路服務提供者之民事免責事由),僅為配合其他條文更動而重編條次,本次修法並未實質修正,施行細則也付之闕如,然就本次修正之其他條文立法理由中,不止一處出現科技中立名詞,希望貴局能一併納入網路中立性之考量,重新檢視該章之合理性。
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第109條
著作權法修正草案第109條

最後,剛剛有與會者提到原則性問題,在此想要就更根本的立法技術來討論,以本次修法來說,是草案出來以後才有眾所週知的公聽會,在此之前雖有閉門會議或意見徵詢,其對象卻僅限於專家學者與權利人團體,並未邀請網路社群或使用者團體。

這問題在號稱因應網路發展的本次修法尤其嚴重,因為現在的網友,一方面是內容消費者,另一方面也是內容生產者,甚至,若以總量來看所產生的著作,更應是最大的權利人團體
,在框架欠缺公眾參與,僅於枝葉徵詢意見,是否能達成著作人權益、社會利益,及國家文化發展衡平之立法目的不無疑問。

欠缺事前溝通,也正是去年貴局研擬封鎖境外重大侵權網站時,會發生軒然大波的主因,當貴局發現一個有待解決的問題,在還沒有任何具體辦法前,就直接提出解決方向。去年曾因緣際會巧遇貴局主導該案之張玉英組長,她說:之所以沒有徵詢網路界意見,是因為不知道該問誰。對此,我要說的是,當初反對此立法方向的每一個個人、每一個團體,我們都可以接觸到。

我們今天來到這裡,參加政府舉辦的公聽會,不是為了反對政府的政策,而是想要幫助政府,訂出符合網路時代需求、足以因應未來挑戰的先進法律。

以上就是我今日的發言,謝謝。

陸軍怎麼和別人的空軍打?

本文作者為郝明義先生,經作者授權發表,也同時刊載於2014年4月15日之蘋果日報。

本篇談的是跨境提供服務,能夠跨境的代表就是網際網路服務。其他的服貿開放項目看起來不對等,或許都還有機會如政府所言,以協議整體比較的方式平衡回來,然而,網際網路的開放不對等,即是破壞網路中立性,關於此點,卻完全想不到要拿什麼來換,才比得上我們所擁有、開放與自由的網路。

-

這次服貿協議裡,我們政府簽了個極不對等的「跨境服務」(對岸的術語叫「跨境支付」)。一般人看這個名詞可能覺得很深奧,事不關己,但事實上如果服貿協議有必須刪除或調整的排行榜,不對等的「跨境服務」絕對名列前茅。

這麼說吧,服務的型態,有幾種。
第一種,是賣方在原地不移動,買方移動。餐廳是代表,等客人上門。
第二種,是買方在原地不移動,賣方移動。建築師是代表,要去各個現場。
第三種,是買方和賣方都在原地不移動,買方送出訂單,賣方遞送服務,誰都不必出門。電子商務是代表。而這第三種服務,就是「跨境服務」。
這次服貿協議裡,我們政府讓中國大陸所有的批發業和零售業,都可以對台灣提供「跨境服務」。(見附件一)




而中國大陸對台灣的所有批發業和零售業,只開放零售業的「郵購」可以對他們提供跨境服務。(見附件二。今天有誰使用「郵購」?)

這也是為什麼今天淘寶可以接受台灣的訂單,而台灣的電子商務網站卻不能接大陸訂單,未來就算服貿協議生效,在不對等的「跨境服務」下,仍然必須去福建開公司才能做生意的原因。

跨境服務的不對等,粗看起來好像受影響的只有電子商務而已。但事實上是任何批發業與零售業都受到影響。

先以我所在的出版業來說好了。目前像我們的博客來、讀冊這些網站沒法賣書到大陸,是大家知道的。但真正影響深遠的,是台灣未來任何的數位出版,都做不到中國大陸讀者的生意。

數位出版(含雜誌,下同),肯定是出版的未來。數位出版,又是需要投資比較大的。而投資大又值得做的原因,正在於數位出版可以提供「跨境服務」。亞瑪遜的電子書可以在全世界都賣得好,正是因為他們可以「跨境服務」。

但這次服貿協議的不對等跨境服務,斷了台灣數位出版的生路。未來,中國大陸任何出版社的數位版電子書,可以透過他們的網站賣給台灣讀者;但台灣任何出版社的數位版電子書,卻沒法在自己的網站上賣給他們。而出版業者比電子商務網站還慘的是,電子商務網站起碼他們還同意讓你在福建落地。未來的數位出版呢?

此外,台大林向愷教授提醒我們:台灣的電子商務網站到福建去經營之後,業者必須簽署「年檢承諾書」,承諾不提供「破壞國家統一」或「破壞民族團結」或「破壞社會穩定」的服務,才能得到在全中國範圍內經營的 ICP 許可證。「未來台灣電子商務業赴中設立商業據點後,為通過 ICP 年度檢查將形成親中利益集團,更因自我設限與自我檢查而限縮台灣社會言論自由。」林教授說。

連電子商務都會受到這種連帶影響的話,和言論自由有直接關係的數位出版呢?

不談出版,即使和言論自由無關的其他批發業,其他零售業,受的影響難道會小嗎?

在「跨境服務」不對等之下,食衣住行的各種批發或零售業想做對岸的生意,都必須去對岸進行實際的投資,設倉庫、租店面、用人,一樣都少不得。這好比你必須使用陸軍去打登陸戰。

但是你對岸的同業要來台灣和你搶客戶,卻可以使用他們當地既有的倉庫、店面、人力,從網上接單就成交;或者來台灣只要有些基本的投資,就可以使用他們在對岸原有的後勤支援來和你競爭。這好比人家來打你,不但有陸軍,還有空軍加巡弋飛彈。

你用陸軍和人家的空軍打什麼?

科技與服貿之夜:抗爭經驗分享 x 電資通產業衝擊

「科技與服貿之夜:抗爭經驗分享 x 電資通產業衝擊」就在今晚(4.10)七點,我們也會參與。含線上直播的活動網址:http://bit.ly/tisa-tech

本場將由六位與談人和現場參與者互動分享,討論兩個主題:
服貿/反服貿的抗爭經驗、服貿對電資通產業的影響,

本圖為第二個主題說明資通業開放範圍用,改作於先前在 公民審服貿:街頭民主審議 Dstreet 現場所畫之草圖。

時間:4/10(四)晚上 7:00(6:30 開放入場)
地點:Bookshow 說書會(台北市信義區基隆路一段 141 號 6 樓之 7,捷運市府站)(現場活動限已報名者)

WoFOSSBookshow 說書會 x 服貿百工圖 共同主辦。



《蠻野講座服貿熱引》服貿-網際網路威脅的危險組合

本週一《蠻野講座-服貿熱引系列》分享的內容,由之前「為什麼年輕人要關注服貿⁉ -服貿對自由與開放網路的影響」簡報延伸而成。因為 Slideshare 將取消 Slidecast 配音功能,後者的音檔只剩最後幾天可以聽了。

蠻野講座-服貿熱引系列簡報:http://slidesha.re/1fOMAfG
不自由的自由年代:打破服貿黑箱工作坊簡報:http://slidesha.re/1ceZbsQ


網際網路與服貿協議

說明:應反黑箱服貿民主陣線邀稿所撰寫,較適合對服貿協議稍有了解者,另有相關論述懶人包及簡報,請見相簿。
授權:推動網路中立性立法 創用 CC 姓名標示-相同方式分享 4.0 國際 (CC BY-SA 4.0)

圖片改作來源:反黑箱服貿協議 / Smallicons (CC BY 3.0)


在服貿協議承諾表裡面,你不會找到網際網路業別,看似與其無關,但實際上不止服貿,早在民國98年中,台灣就已對大陸開放相關項目,而在服貿協議之中,更有幾件事必須特別注意。


開放分類

服貿的開放項目非常複雜,因為簽訂文本是依據 WTO 服務部門的分類以及聯合國 CPC 編號的內容,到我國之後得先轉換為主計處的行業分類,之後還要再轉換為營業項目代碼,後者才是公司在申請公司行號登記時所使用的,而服貿協議簽署超過半年,行業標準分類與營業項目代碼對照表還是只能提供初稿。

先簽協議,再慢慢釐清分類,就是服貿協議的真實壯況,以入口網站為例,我國經濟部曾經有兩個截然不同的說法,一個是在公聽會提交文件中說,服貿承諾項目不包含入口網站,另一個則是〈完成服務貿易統計指導手冊〉裡面的一個對照表,在這個對照表中可以找到 CPC 裡面的843跟844(包含在服貿協議開放項目),在轉換到主計處行業分類時變成 J631,J631底下的細項 J6311,就是我們的入口網站經營業。

依據主計處的行業標準分類,只要是利用搜尋引擎,以便利用網際網路資訊搜尋之網站經營行業、定期提供更新內容的媒體網站都算是「入口網站經營業」,也就是說,其中包括了像風傳媒、NowNews 這樣的新聞網站,也就是業界所稱的內容提供者。可是事實上,沒有人會去申請入口網站這個營業項目,因為在申請時,營業項目會是「資訊軟體服務業」、「資訊處理服務業」或「電子資訊供應服務業」。

此外,由於原生網路服務蓬勃發展,樣態多變早就超越行業分類列示,現在已經不太有人在用「入口網站」這個名詞,根據主計處定義,6311細類的主要經濟是入口網站經營與網路搜尋服務,而其他如雲端服務、資料處理、網路拍賣平台經營、應用服務提供等都屬細項6312,也就是資料處理、網站代管及相關服務業的範疇。

以一般業界的用語來描述,先不論6311,光是6312就包含了網際網路的平台提供者及應用服務者。其中平台提供者包含了 Yahoo!、Google;應用服務者則包含了應用程式商店以及開發者所開發出來的 Apps。換言之,除了入口網站與搜尋,幾乎所有原生網路服務都是資料處理及相關服務業,都包含在服貿開放項目中的「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」之內。

目前依據大陸地區人民來台投資許可辦法來台投資的陸資,也的確有從事上述營業項目,像是淘寶、微信(WeChat)等都是由從事這些項目的陸資企業所提供。儘管在我們的服貿協議承諾表上完全找不到,但實際上,網際網路就是在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底下,就因為文字上並沒有寫出來,網際網路產業可說是服貿協議的隱藏項目,而高度依賴字面解釋的主管機關官員們,也搞不清楚這一點。

經濟部官員回應這點的方式,就是在公聽會中,不顧與其他部會的回應產生矛盾,硬是推翻過去委託台經院的研究(前述服貿指導手冊),獨排眾議地認為台灣對中國開放項目並未包含入口網站經營業。儘管如此,卻無法說明服貿協議所完整包含的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,為何對應到我國行業標準分類之後,要獨獨抽掉其中一項,更別提網際網路產業遠遠不只是入口網站了。

發生上述荒謬情節的原因,極有可能是官員們在進行服貿談判時,根本沒有意識到包含媒體網站、原生網路服務的網際網路產業,會被算在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之下,在被質疑後無計可施,只好抵死不認,反正現在可以推說是〈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許可辦法〉開放的,問題是,日後服貿開放項目若有疑義,對岸會接受我們的單向限縮嗎?如果連主管機關都不清楚開放了哪些項目,他們所提出的衝擊評估報告如何能信?

不對等開放

根據服貿協議特定承諾表,台灣對中國的開放承諾中,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全部包含在內,包括了與電腦硬體安裝有關之諮詢服務(CPC841)、軟體執行服務(CPC842) 、資料處理服務(CPC843)、 資料庫服務(CPC844),及其他(CPC845+849),在跨境提供服務方面沒有限制,也可以以獨資、合資、合夥或設立分公司等各種形式設立商業據點。

在中國對台灣開放承諾中,與上述承諾對應者僅軟件實施服務(CPC842)在跨境提供服務方面沒有限制,可以獨資或合資設立商業存在,然而,在中國屬增值電信業務的在線數據處理與交易處理,卻僅限於經營性電子商務網站,且只能在福建省設立台資股權比例不超過55%的合資企業,更無法跨境交付。

服務業之中,最適合跨境提供服務的就是網際網路服務,當台灣對中國單方面開放,可中國卻不對台灣開放時,一個可能的情境就是,如果廠商想要同時在兩岸市場經營,則必須遷移至中國。

或許有人認為,網路服務無遠弗屆,無論是否開放都沒有差,但這種說法少考慮兩個因素,以台灣對中國提供服務的角度來說,偏偏中國就是有網路長城,能恣意封鎖網站與網路服務,再以中國對台灣提供服務而言,台灣法律規定,依法規取得投資許可者,才可在臺灣從事廣告活動,以微信為例,雖然台灣使用者早就可以使用,但使用者人數快速成長卻是在能夠合法廣告之後。

微效益

據中經院<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經濟影響評估報告>(2013年7月),服貿協議可使工商服務整體產值增加52.18~56.09百萬美元,就業人數增加千人以上,而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為工商服務十一個中類之一,在缺乏更細緻的評估資料之下,採最粗糙的平均計算方式,電腦及其相關服務業在幾無開放限制的條件下,產值將增加約1.5億(約為胖達人香精事件之前2.5個月營業額),就業人口增加不到百人。

如果再將網際網路產業細分出來,扣除電腦軟體設計業、電腦系統整合服務業、 其他電腦系統設計服務業,請問正面效益到底有多微眇?

言論自由疑慮

正因為來台投資的陸企,都接受中國國務院台辦《大陸企業赴台灣地區投資管理辦法》的約束,其中條件之一就是「不危害國家安全、統一」,所以我們可以發現,微信雖針對台灣設置有特別的使用條款,卻是《騰訊QQ軟件許可及服務協議》及《騰訊網站服務條款》的補充條款,與其構成統一整體,對台灣條款的接受即受全部條款的約束,包括接受騰訊公司對任一服務條款隨時所做的任何修改。

因此,台灣使用者在同意該等台灣條款的同時,也同意了發訊內容必須遵循中國法律,也就是使用者無權利用微信發送、儲存……違反國家(中國)法律、危害國家安全、祖國統一、社會穩定、公序良俗……的內容,這些〈中國電信條例〉第五十七條所規範的項目也通通不行,因為網路服務在對岸被劃歸為增值電信業務。

反觀我國通傳會(NCC)所啓動的 iWin 網路內容防護機構,其首要任務就是業者自律,搭配中資業者遵循中國法律的條款,將可能實施名義上是業者自律,實則是遵循中國法律的內容管制,對網路言論自由產生危害,而這不僅僅影響在台的中資業者,也會影響進入中國的台商,當台商是在中國對台灣跨境提供服務時,也正是直接受到中國法律的管制。





舉個例子,之前雅虎因師濤案備受抨擊,可是洩密的並不是雅虎中國,而是雅虎香港。再從中國強制規定中文標準寫法的事件來看,行動裝置台商為了能在中國銷售產品,所搭附的字體必須符合中國標準,結果造成在台灣的產品,其繁體中文仍是依循中國標準,綜上所述的實際結果是,中資的廠商到台灣還是遵循中國的法律,甚至連台灣廠商去中國營業,再回來台灣提供服務時,還是遵循中國的法律。

因為台灣缺乏要求網路管制公開透明的相關法律,消費者在管制狀態不透明的情況下,將被迫選擇付出更高的資訊搜尋成本,或是因為習於便利而將控制權交付給業者,最終造成社會文化無法衡量的巨大衝擊,而這種影響根本不需要壟斷產業,因為網路服務具有網路效應的關係(越多人使用效益越高),只要親友在用,就有可能會產生。

當然這個情況也可能在現狀下產生,但目前已開放項目和服貿協議最大的差異是,大陸地區人民來臺投資業別項目是我們單方面可以改的行政命令,但服貿是雙向協議,不是說改就能改。

網際網路已經相當程度取代傳統媒體,特別是在年輕族群中有無比的影響力,更是台灣人民習慣討論政治的場域之一。2013年中在網路上觀看政治資訊的人,34歲以下占了6成,35歲到44歲則是年度最高的族群。根據調查,2013年7月已較6月增加了110%;9月政爭之後更不用說。一個最簡單的驗證方法,就是現在到社交網路上,搜尋一下關鍵字「#佔領立法院」,就會明白網路的影響力何在。

「如果台灣的民主不能影響大陸的專制獨裁,那麼大陸的專制獨裁將威脅台灣的民主。」中國維權律師陳光誠的這句話,再適用於網際網路不過了,若不能在對網路不中立的中國開放網路產業的同時,也推動網路中立性立法,強制在台的中資廠商加以遵守,其結果將可能危及台灣開放與自由的網際網路環境,以及我們最引以為傲的民主價值。